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石磊 > 经济结构性调整的真意和机会

经济结构性调整的真意和机会

结构性调整无疑是时下最火的词汇,中国经济的结构性调整在政府的大力推动下似乎已经开始了,但多数人并不相信国际范围内的结构性调整,因为他们看不到一个政府或者组织在推动这一进程。

实际上,全球范围内经济的结构性调整是自然的,也是必须的,美国家户部门的资产负债表、多个欧洲国家政府的资产负债表都急需修复,美国房地产市场上大量的库存房将拖累家户部门保持低杠杆,即使目前其现金流状况得以改善,但距离把负债率降低到合理水平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降低负债率就要求美国居民的储蓄率必须提高,这不是生活习惯的问题,而是经济自发调整力量推动的,美元必须经过显著的贬值或者美国出现某个产业的兴起才能让这一调整顺利完成,美国人消费拉动全球经济增长的模式将在未来数年内逐步改变。

结构性调整的直接结果是国际贸易不平衡的程度将下降,即像中国一样的顺差国的顺差降低,同时逆差国的逆差也下降。这就是说高储蓄经济体的储蓄率需下降,而低储蓄经济体的储蓄率将上升。美元的贬值无法通过对欧元贬值完成,就只能转向高储蓄经济体,东亚、中东和北欧是最典型的高储蓄经济体,他们要么经历汇率升值,要么经历高于世界平均水平的通货膨胀。

美元的贬值将很大程度上通过对人民币的贬值完成。中国的贸易顺差尽管将逐步回升,但较上一个5年已不能同日而语,中国由外需向内需的主动的结构性调整,将依靠减税、分配制度改革、人民币升值以及信贷增长来完成。中国制造业的成本优势将会因汇率和劳动力成本上升的影响而显著下降,消费、房地产、金融等非贸易部门将是最大的受益者。

在全球经济结构性调整的过程中,经济增长的动力来自高储蓄率经济体,国际资本将会持续流入这一高汇报的经济体。这一时期,中国政府和居民的负债都会显著上升,如果保持过长时间的低利率环境,宏观调控出现纰漏,那么资产泡沫就难以避免。中国并不孤单,那些高储蓄或是资源型的经济体与中国一样面临这样的不得不进行的结构性调整。

欧洲主权债务危机让看空中国的气氛越来越浓,人民币升值预期出现下降,有朋友居然大量将人民币兑换成美元。我则要奉告一句要认清宏观调整的大势,中国的故事还没有讲完,最跌宕精彩的一章刚刚拉开帷幕。

推荐 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