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石磊 > “风”的研究—如何认识真实的市场之二

“风”的研究—如何认识真实的市场之二

继上次本专栏以"市场疯了吗"为题之后,不过一整月,债市已从癫狂状态转为被逼疯的状态,A股则继续发疯,轻舟已过山万重,市场总是超出我们的想象,敬畏市场一直是市场中人心中最重要的箴言。因此,我仍想在这里继续探讨认识市场的方法论,而不是去执着的判断市场。

市场是由我们每一个参与者创造的,但我们每一个人又无法掌握,很多人迷信市场上拥有大量头寸的机构,认为他们决定了市场的未来走向,但市场的最终结果也是常常超出这种巨无霸的预期的。正如历史,我们每个人都参与到历史的创造过程中,但我们深感风雨飘摇,前途未定,即使是超级大国,也很难预料到形势的演变,一战前的世界局势就是非常好的案例,谁也不曾想到数十亿人的噩梦起源于萨拉热窝的枪声及其触发的一系列令人震惊的宣战。

其中原因在于市场是多个主体互动的结果,我们大部分确定性的逻辑推演都是针对二体问题,一旦到了三体以上系统,我们的机械论牛顿世界观就要被彻底颠覆,所谓“三生万物”是说三体以上的互动将会产生混沌,而混沌并非茫然一片,而是指系统未来可能状态的爆炸式增长。而这种以指数级增长的不确定性,让人觉得前途茫茫,命运难测。而每一个个体成长发展的路径充满了不确定的梦幻色彩,而这个系统又是路径依赖的,这让一部分人开始信命。是的,当我们即无法预知未来,又并不清楚身处的系统究竟是什么运作机制时,除了信命,还有什么更好地安慰呢?

人作为个体生活在社会群体之中,存在竞争与合作,经济运行同样是多体相互作用问题,而无论是亚当斯密在其的《道德情操论》和《国富论》中表现的对人性的纠结,还是凯恩斯主义和芝加哥学派争论了百年的“政府是否应该积极干预经济”的问题,其实都只是在错误的问题上的争论不休。这两个问题都没有问到问题的根本上去,对于问题所在的经济系统的根本特性没有清楚的认识。人之间的竞争与合作形成了经济这个复杂系统,复杂系统的特性是自组织与形成宏观序,自利人的通过竞争形成的所谓“看不见的手”提高了社会的福利,而在社会中我们感受到了人有自觉利他的表现,这并不矛盾,也并非定义人性“本善”和“本恶”就可以解释,这实际上是个体为了更好地生存而形成了微观的竞争和宏观的秩序,自利与利他都不是人的本质,却是可以同时存在的;至于第二个争论,所谓自由市场资源配置效率更高这种“信仰”也有相当大的盲目性,因为复杂系统天然会产生泡沫和崩溃,这其中多发生持续的正反馈循环,信息的刺激常常被过度放大,而不是自动恢复到均衡状态,市场自发的调整过程也常常有极大的破坏性,然而政府的干预常常是在不理解复杂系统规律的情况下,简单的逆向干预,复杂系统的非线性自然会让线性规划的政策造成后面更大的扭曲,所以,大可不必把问题主义化,关键是认识到这个系统的根本特性,而根据这个系统的本质,我们可以设置合理的制度和机制。

与经济的运行类似,市场同样是个多体复杂系统。人们常说市场反映的是人心,很多人喜欢打听别人对市场的看法再做投资决策,然而人心叵测,市场比人心更叵测,这源于市场并非人心的简单加和,对于非线性复杂系统,微观与宏观之间还存在中观结构,这来自于系统的自组织特性,而这种自组织的形式决定个体微观的能量如何体现到市场宏观的表现。

如果市场中全是不确定性,我们如何做投资决策呢?投资界常说的一句话“投资就是在不确定中寻找确定性”,如何寻找相对的确定性?这还是要重新回到对市场本质的认识上来,如果我们把市场当做多体相互作用的复杂系统,那么它将出现自组织到临界态的特点,同时,这一过程需要消耗能量,这意味着这个系统必须适应外部的环境。所以,寻找相对确定性的过程实际上就是找到混沌中的有序,大部分时间里复杂系统中的混沌是我们无法掌握的,也就是投资中常常说的需要离场观望,但复杂系统中恰恰给我们提供了一种称为“吸引子”的有序状态,这常常是一个准稳态,系统的可能围绕这个状态一段时间。我们一旦找到了这个状态,就可以以此为预期进行投资交易,比如,近期持续的金融股走强带动了赚指数不赚个股的风格,如果大量投资者看到指数上升而自己的仓位不赚钱,自然会触发更多的相对收益类型投资者抛弃原来的股票而转投权重股,于是这一趋势就会被加强,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正反馈,它形成了一个市场状态,这个状态将会持续一段时间,你再看看以往的牛市中,这种状态是常常出现的,顺着市场状态进行投资就找到了不确定中的相对确定,这种确定性来源于市场形成了主流共识。

但是这种状态维持需要大量的能量,能量有来自于体系外,也有来自于体系内储存的势能。在这个例子中,体系内的势能就是有原有大量的仓位低配权重股,高配小市值股,势能会转化为动能,而没有体系外能量的不断补充,这样的趋势也难以形成洪流。一旦这个潜在的能量逐步减弱,这个状态就会到临界态,临界态的特点往往是能量衰竭或者方向混乱,原状态的涨落加大,这个时候就要退出原策略,离场观察,临界态会解体甚至出现相变,直到下一个“吸引子”出现。

“风”来的太猛,“猪”就显得无足轻重了,可以看出,对于“风”的研究更多的强调感受和发现,而不是预测,最重要的是感受“风”的形态和能量。“猪”并非不再重要,因为市场必须从外部获得能量才能维持强劲的风力,猪毕竟长不出翅膀。

推荐 54